「嗨,我想今晚去郵輪上看肚皮舞表演,你能幫我安排嗎?」我打給Boss Mohamed如是問。他是我剛開始到埃及負責接應一切的導遊,其實他的團隊是三人組構成: Mohamed、Mohamed、以及Mohamed。Well…你沒有看錯,他們三個人的名字都是Mohamed,標準的菜市場名,大概跟臺灣姓陳的普遍度一樣。為了我自己方便記憶,依照身形年齡與領導風格,我管他們叫: Boss Mohamed(看來是領頭的)、Big Mohamed(身形顯豐潤些)、Mohamed (年輕人),而他們也同意我的分類稱呼。
「當然阿,沒問題」Boss Mohamed回答。
「時間是晚上7點,Mohamed會去妳民宿門口接妳去搭船,ok?」
「好。」
我選擇了票價40美金的尼羅河遊輪體驗,包含一頓晚餐、欣賞肚皮舞演出、與夜晚的尼羅河風景。

時間一到,Mohamed領我上船,幫忙我跟夕照下的尼羅河景色合照,後來才知道原來我的票價也包含了導遊的份,他可以一起跟著享用晚餐與表演。一開始安排的位子沒有很滿意(視線範圍受限),由於看來當晚遊客不多,我厚著臉皮跟Mohamed要求想換到視野好一點的位子,就在舞台旁邊。Mohamed幫我問了船公司,順利達成我的小心願。自助餐點菜色頗為多元,只是飲料部分需要加價,我幫自己點了一杯果汁。

「我跟妳說,今天出場的舞者叫Luna,她很不錯。」Mohamed在我身旁語畢沒多久,主持人緊接著就介紹Luna 上場了。

Luna的表演充滿娛樂性,跟著鼓聲抑揚頓挫舞動著身軀,高潮迭起。

 
她換了2套舞衣、也拿著手仗共舞。

在她更衣空檔,男性旋轉舞者出現,這舞蹈源自蘇菲托缽僧舞蹈(whirling dervish),這種舞蹈的初衷在於達到靜心的品質,因此服裝是一身的淨白。但成為餘興節目那可就另一回事了,為了增強娛樂效果,旋轉舞者經常穿上絢麗多彩的舞衣,多層次的裙擺、讓舞者一邊旋轉仍可以脫掉一層層的大片舞裙,甚或機關一開,裙襬上裝上的多彩LED燈瞬間亮了起來,讓觀者目不暇給(或說是眼花撩亂也可以:p),埃及將這樣的表演者稱作Tanoura dancer.

就在節目即將達到尾聲時,Luna走向觀眾席,邀請人客上前跟她共舞。通常沒接觸過此類舞蹈的人剛開始跳會顯得動作十分滑稽,畢竟它肌肉運用方式跟一般舞蹈是不太一樣的,勇敢接受挑戰的人呢就厚著臉皮上去,跟著舞者同樂,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身體擺動的方式就變成自己揶揄自己、但同時也娛樂到了觀眾,趣味性十足!

就在我自己也跟著笑得無法控制的時候,啊呀…! 怎麼Luna轉過身目光投在我身上還朝我走了過來哩? 就在我不安的看著Mohamed一眼,他藏不住眼裡的笑意,開懷的說:「你快上去,我幫你拍照」立馬接過我手中的相機,我就這麼硬著頭皮上場啦!
不過自己是學過一點皮毛的,因此舞者給我的示範動作變得稍微複雜一些,當我發現跟不上她的那一刻,我也跟著在台上笑自己啦。這次經驗我蠻喜歡的,因為我發現,不需要很厲害、成為佼佼者,才能獲得快樂。快樂在於妳如何享受當下每一刻。

我也想到Lee Ann Womack唱的I hope you dance。
「當你面臨抉擇,要站壁旁觀,或起身跳下舞池,我希望你跳下舞池。」
趁活著的時候,去過沒有遺憾的日子吧。盡所能地讓自己生活充滿喜樂與歡笑,若非勇敢地站上人生舞台,就只能安靜窩在牆邊,任恐懼與自我懷疑吞噬自己。
When you get the choice to sit it out or dance, I hope you dance.
I hope you dance.

註:
後來才知道原來Luna不是埃及人,是來自紐約布魯克林區的美國人,從哈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說一口流利阿拉伯語。當時(2015年7月)在Nile Manphis 郵輪上看表演,時至今日、物換星移,得知Luna 已在2018年年中結束她深耕10年的埃及生活與職涯,回到美國。

更多她的埃及舞者生涯及生活分享,可收聽這集廣播: https://www.ianadance.com/bellydance-life/episode17?fbclid=IwAR10KNkHQvGDYb1LtvqPvJxW7W-_s79okNwEvLC7W-ndqpI2XmO4ClKkW0g

埃及,對中東舞者來說或許是個夢想追求之地,但現實的商業模式與文化隔閡也許亦消磨了許多內心的光亮,沒有對與錯、好與不好,從她的分享啟發僅是–莫忘初衷、follow your heart.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