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1 - 7 of 7 RESULTS
旅行 東方舞

【入埃及記․ 沙漠漫舞】

「恩,Warda*,妳知道嗎? 重點在…人生在於找到那個平衡點。」在聽完我的苦惱後,Hosny如此認真的說著,帶著篤定的語氣,他的行止步調帶著悠閒與隨興。 Hosny是我在埃及一個人旅行時,倒數第2天在街上遇到的導遊。遇見他之前,我的心情已被埃及現實中的混亂與種種不順遂弄得只想趕快離開這個國家。那時候我在一間餐廳裡點餐,看著我的遲疑,Hosny在旁主動攀談,一開始我充滿著警戒,心裡想著:「你就像其他人一樣」的那種想揮之而去、離他遠遠之感,但隨著他鍥而不捨的熱忱攀談與幫忙,漸漸地我願意聽聽他的分享,後來我們走在埃及大街小巷,還遇見了半路上舉辦的婚禮,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好不熱鬧,Hosny直接引領我進去就座,體驗一下庶民婚禮的樣貌。男人與女人分別在台上跳舞,男人拿著棍子,很傳統的Tahtib,也在東方舞Saidi風格中運用到這個元素。而新娘子全身包緊緊的,隔在舞台另外一區、不容易被看見,也沒有肚皮舞孃現場助興,可見是個相對保守許多的家庭。我滿喜歡這種草根味,沒有商業氣息、而充滿在地文化的風格。 在埃及遇見婚禮 話題回到最初,關於Hosny,他的生活如同大部分的埃及人,其實沒有什麼值得稱羨之處,老實說,他們窮得讓你甚至覺得有點可憐,但為什麼他還有能量給予我安慰呢? 我發現是背後文化的mindset不一樣,即使外在物質環境不怎麼好,但…還是願意去找生活中的喜樂,「如果老天給你一顆檸檬,就做成一杯檸檬汁吧! 」我是這麼感受到的。 「Inshallah!」他們老是如此說著,意思是「如果阿拉允許的話。」「期待下次我們再見~」,對方回:「Inshallah」「我必須20分鐘後到目的地」我跟計程車司機說。對方也回:「Inshallah」 到底為什麼事事Inshallah,好像只能一切萬物聽天由命似的,交由神的旨意。後來我才發覺,他們這種「隨遇而安」的心態能讓日子輕鬆點去過,苦中作樂。雖然大多時候我西方化的「效率腦」覺得他們的隨興讓我抓狂不已,不過,如果我多一點時間融入那裏的生活與文化,少了時間上的壓力,或許我也能鬆綁自己事事焦急、要有效率的心情。 最後一天應著我的願望,Hosny帶我到金字塔附近的沙漠拍一系列肚皮舞孃沙龍照,算是為此行畫下美好的句點。(原本想去金字塔區拍攝,但Hosny說6月因為有一個Russian …

東方舞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那個轉變我的A-Ha魔幻時刻—由外在收攝回內在的轉捩點】

人生中有時出現「Ah-Ha」的時刻,突然領悟了什麼,或許也能稱之為「轉捩點」。關於跳舞,我對舞蹈的態度有了全新的「Ah-Ha」是發生在2015年於紐約的演出。 事情是這樣的。 自己非常喜愛東方舞傳遞的女性能量,擷取它優雅、自由、奔放的一面,這種舞蹈完全抓住我的心,因此趁著留學紐約期間,抽空參加了著名的東方舞學校BellyQueen的師資培訓班,內容涵蓋解剖學、歷史文化、價值觀、與面對舞蹈反映人生的心態,當然還有技巧的訓練組合,最後我們要一一上台帶領其他學員做技巧動作(依照抽籤中的內容,這是術科考試);也要通過筆試(及格80分以上)才能確認通過(很幸運地我也順利考過了!)這一系列的內容給我許多內心的衝擊與新想法,因為過往在台灣我學到的是「你這技巧要怎樣做」「微笑微笑!」「氣勢呢?」等等非常注重表演呈現的訓練,當然啦,舞蹈是一種表演藝術,要求外在的「技巧、表情」當然無可厚非。只是紐約的這場訓練,更讓我體會舞蹈背後的態度,個人認為十分難能可貴,幸運地我接受這場全新的觀念洗滌。 在培訓班的最後一晚,主辦邀請部分學員上台演出,地點在曼哈頓東村的一間餐廳。這事前發生了一個小插曲,當時唸書期間有個班上男同學非常討厭,實在是不勝其擾,不知道他怎麼得知我要演出的資訊,不斷傳訊息來說他要來看,我內心感受很不舒服,跟主辦方說明這情況,如果我看到台下觀眾有這個人我會馬上走下台不跳、或者避免讓其他觀眾覺得錯愕我乾脆不要演出好了。結果同學一一圍上來你一句我一句的想了個好法子「我們請收票的入場人員問問來者的名字,如果是你說的那位,我們可以拒絕讓他入場,這樣好嗎?」非常好啊,完全解除了我的擔憂。因此就這麼上台了。 我選了一首好幾年前在台灣比賽的曲目(當時得到團體第三名成績),心想:這是我最熟悉的音樂了!永遠忘不了當初準備比賽時候,老師魔鬼般的訓練:「笑容呢?給我笑!」(因此後來有些同學戲稱走入fusion style 是因為不用勉強自己笑;不過我後來想,其實「裝酷」也是在埋葬真實的自己啊,除非你真實本性就是酷酷的。)還有團舞跟個人舞很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動作timing要整齊劃一,那時候為準備比賽,充滿熱情,不斷練同樣動作、精雕細琢、調整舞伴彼此的默契,也是一項體驗,只是當時也心裡出現小小的聲音:「我真的是在開心的跳舞嗎?」事隔幾年發現不是,當時充滿活力的練習只是為了去滿足「自我」而已(為了得名、為了告訴大家「我很厲害」啊),舞蹈的初衷好像被忘在哪個資料夾裡暫時找不到的感覺。 好了,我挑了這首以前天天聽到膩的歌曲,但是實際上動作我只依稀記得1/3,所以大部分的時候….其實在自由即興演出,對當時長期受舞碼訓練的自己…忘了舞碼動作可是會容易發生心慌意亂的情況,但這是一首如此熟悉的音樂….我放心的把自己交託在這場域,然後身體就有著超越頭腦的語言呈現了。 這場演出是我的「Ah-Ha」時刻,深刻體驗到跳舞的快樂、與觀眾的情緒交流(氣氛是活的,好似每個人其實都在參與演出一般),下台後好多人給我擁抱與讚美,我知道動作不夠完美(往後每過一段時間回顧影片我都臉紅心跳的,覺得「啊…技巧現在肯定可以更好了」)、但原來我不用透過「批判自己的不完美」、或者「凡事要完美」的心態我就能輕易地體驗真實的快樂:在舞蹈時,我(舞者)消失了,沒有時間性,只有現在、下一個現在、與永遠的現在!腦袋裡不會一直搜尋「等一下動作是什麼」的忙碌,丟掉頭腦、我實際體驗「當下」為何,只剩音符、觀眾的給出的能量、與一連串的自然流動。 下台後其實也記不得剛在台上跳了些什麼,只記得自己很開心很開心。這種開心可以傳染、因此烙印在我心裡是如此美的回憶。也是因為這次的經驗,讓我初次嚐到將向外求掌聲與認可的渴望逐漸收攝回自身,漸漸地透過舞蹈,我慢慢歸於中心。 …

東方舞

【你眼裡的情慾,我眼裡的自由】

「我們阿拉伯字『raqasa』(女舞者)也含有妓女的意味。」一位中東的朋友曾如此對我說著。在中東這相對保守、有許多禁忌的社會,女人露出四肢的肌膚已不甚端莊,何況穿著布料更少的舞衣在眾人面前表演。原本這種舞蹈廣於流傳在較為隱密的家庭聚會裡,是親友間在閨閣(haram)裡聚會的餘興活動 (註: haram 是中東婦女傳統家庭的一部分,也指依靠同一個族長生活的女性群體),而舞蹈服裝就是生活日常穿的長袍,不同與今日的裸露與炫麗。然而,曾有為數不少的女舞者為了謀生,也趁此賣身的例子也存在過,無怪乎中東地區的國家將東方舞(俗稱肚皮舞)貶為「不入流」的市井藝術。沒有這種文化歷史淵源的其他國家,例如歐美、亞洲等地,東方舞大放異彩,並由於1960年代在美國Hollywood電影吹捧下從西方紅回中東地區,而今日舞蹈服裝的樣式亦濫觴於此,並加入許多為了大型舞臺效果而發展的大幅度動作(例如加入芭蕾、融合fusion等等)及道具(如金翅)。逐漸地,因為東方舞那蘊含的細膩情感與舞動而深受許多女性喜愛,東方舞逐漸搬上大舞台,成為一項真正的藝術。             …

東方舞 舞動靜心

【舞蹈哲學與紀錄】

那裡沒有舞者,只有舞存在。 我既感覺不到自己、也沒有自我在作祟。那裡感覺不到時間、那裡只剩下合一。 快樂是一種能力,善良是一種選擇。事事不能盡如人意,但我能調整我的心。 與你分享這份喜悅,並期勉自己在進步的路上,繼續保持著赤子之心。我學到最珍貴的課題,是不將自身價值交托至他人手中評斷,但樂於接受建設性的提點與指導。 好好照顧自己。除了鍛鍊身體、也鍛鍊自己的心。或許並不完美,但經歷何謂全然與臣服。 我的收穫很大一部份來自於OSHO的啟發,他曾言: 「真正舞蹈家思索的是全然,如何全然的投入,而非要如何完美。有趣的是,能全然的人往往也是完美的,老想著完美的人則無法達到全然。當越想達到完美,也變得越神經質,因為對完美有既定的概念,且不斷地比較著,所以永遠覺得不足與欠缺。這樣一來,如何能夠全然與投入呢? 你會不斷的檢查自己、努力要跳更好,卻又害怕犯錯,在這種狀態下,你是分裂的–部份的你在舞蹈、另一部份的你在一旁不斷地批判、不斷發出各種評論,這樣的你如何享受當下與品嘗快樂呢?」跳舞,是為了嚐一口投入、加入一點當下、倒入一些喜悅,調和出此時此刻快樂的自己。 這一路的風景驚奇,繼續起身前行,也期待更遇見內心更安住的自己。🌹

東方舞 舞動靜心

【舞動心悅分享會:東方舞的美麗與哀愁】

也許是長期以來存在許多先入為主的偏見與誤解,一直以來,希望能透過自己的所見所學與大家分享東方舞的美麗: 它的歷史文化、以及我與它相遇的故事。 分享會內容簡介: 「東方舞是什麼? 東方舞(肚皮舞)帶來何種的印象與想像呢?」從古文明的壁畫裡一探究竟,而又如何演變成現今的表演形態呢? 透過講者親自進入中東(埃及、土耳其、摩洛哥)的遊歷與學習,欣賞這異於東亞文化的舞蹈藝術,透過講者的知識與經驗分享,傳遞美學概念、女性能量、與身心平衡的哲學。 感恩有機會在臺北市「雅痞書店」舉辦這場分享會,更感恩現場有超過我預期的觀眾人數前來聆聽與熱烈回饋,感謝你的「在」與我同「在」,共同經歷一場心悅的旅程 დ。     …

東方舞 舞動靜心

【舞動靜心】

藉由舞動身體連結到本心,達到身心合一,將靜心與喜悅的品質帶入舞蹈中。學習舞蹈不應只是單純教授舞步與一連串的動作組合,而是練習在音樂中自然自在的舞動,融入音樂、融入此時此刻的時空、融入你的存在與獨特。無需擔心自己與他人動作的不同、不用煩惱沒有舞蹈底子,因為這從心出發的舞蹈是人人可跳、人人可重新找回舞動能量的,只要自己願意開始。 課程中帶領充滿豐沛女性能量的東方舞(oriental dance/ raqs sharqui)律動練習,那是一種自由、解放、優雅、喜悅的能量,透過靜心方式的帶領,讓人重拾自信、自覺、與愛自己,發覺自己的獨特性,接受本然、感謝存在。

旅行 東方舞

【A night at the Nile- -夏夜,在尼羅河】

「嗨,我想今晚去郵輪上看肚皮舞表演,你能幫我安排嗎?」我打給Boss Mohamed如是問。他是我剛開始到埃及負責接應一切的導遊,其實他的團隊是三人組構成: Mohamed、Mohamed、以及Mohamed。Well…你沒有看錯,他們三個人的名字都是Mohamed,標準的菜市場名,大概跟臺灣姓陳的普遍度一樣。為了我自己方便記憶,依照身形年齡與領導風格,我管他們叫: Boss Mohamed(看來是領頭的)、Big Mohamed(身形顯豐潤些)、Mohamed (年輕人),而他們也同意我的分類稱呼。「當然阿,沒問題」Boss Mohamed回答。「時間是晚上7點,Mohamed會去妳民宿門口接妳去搭船,ok?」「好。」我選擇了票價40美金的尼羅河遊輪體驗,包含一頓晚餐、欣賞肚皮舞演出、與夜晚的尼羅河風景。 時間一到,Mohamed領我上船,幫忙我跟夕照下的尼羅河景色合照,後來才知道原來我的票價也包含了導遊的份,他可以一起跟著享用晚餐與表演。一開始安排的位子沒有很滿意(視線範圍受限),由於看來當晚遊客不多,我厚著臉皮跟Mohamed要求想換到視野好一點的位子,就在舞台旁邊。Mohamed幫我問了船公司,順利達成我的小心願。自助餐點菜色頗為多元,只是飲料部分需要加價,我幫自己點了一杯果汁。 「我跟妳說,今天出場的舞者叫Luna,她很不錯。」Mohamed在我身旁語畢沒多久,主持人緊接著就介紹Lu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