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1 - 10 of 26 RESULTS
旅行 靜心/ 呼吸法/省思

平安禪二日體驗

有一個老婆婆,晴天哭、下雨天也哭。 為什麼呢? 因為她一個女兒是賣布鞋的、另一個是賣雨傘的。 她老是擔心天氣會影響另一個女兒可能會生意不好,但如果她能想到: 「太棒惹今天下雨賣傘的女兒生意會很好呢!」或許老婆婆每天不管晴天還是雨天都能開開心心的過了。 快不快樂,是自己一念之間。 道理大家都懂,但如何落實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是我在上周末前往靈鷲山閉關禪修二日法師分享的一個小故事,大部分的時間是在練習實作、練習動中禪,尤其在戶外俯瞰著海洋坐禪時、在森林小徑行禪時,有很多感動、有很多對於土地、環境、天空、動植物的感恩💝。 很難想像30分鐘的時間大約只走了不到3公尺的距離,雖然不是沒練習過行禪,但頭一次這麼慢、這麼慢,慢到感覺自己腳底每一吋都紮實地親吻著大地,我想到了一行禪師。 剛開始報到頭一天,法工姐姐說「手機要關機而且要交給我們保管喔。」很殘忍吧可是她的語氣很親切,好久沒關過機的我還一時之間找不到怎麼關機(Siri都不聽話😅),交出去的那刻心裡有份恐慌升起,要是工作上有什麼訊息來不急回復呢?要是家裡要聯絡我呢?要是…?種種擔心、還有一種手機上癮症的強迫戒除的陣痛感,養成沒有手機就沒安全感的模式在這次二日禪練習打破。 …

《安然空間》 旅行 正念瑜珈 靜心/ 呼吸法/省思

【安然空間】EP8:《與印度修行者心靈對話》ft. Swami Kashi

【安然空間】廣播節目裡,分享正念(mindfulness)與覺察(awareness),涵蓋舞動靜心、瑜珈哲學、與各式支持靈性成長的主題與練習。藉由對主流價值或集體意識的反思,讓人們慢慢在生活中找回自己、接納自己、進而喜歡上自己,重回溫暖。 這集節目邀請到來自印度的修行者Swami Kashi與談,他是一位教授古典瑜伽和吠陀哲學經驗非常豐富的老師。因為訪談當下全程是以英語進行,因此在本集節目中會先播放英文,接著再中文翻譯,如果你想省略聆聽英語的部分,請你往後拉至33分42秒的時間,那我們開始吧! 本集提問摘要 ⏛ 如何保有妥適的心態去面對生病以及死亡的恐懼呢?尤其現在冠狀肺炎疫情嚴重,人心惶惶,我們可以用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這樣的恐慌? ⏛ 現今有許多人深受憂鬱症所苦、或有暴食症、飲食失衡症候群、壓力過大、酗酒或者是用藥過度成癮症。很多人並不快樂、無論貧窮還是富裕,人們變得容易感到嫉妒、生氣,尤其是現在的社交媒體幾乎掌控了我們的日常生活。我們要如何做才能更歸於中心、更滿足、更快樂呢?  ⏛ 內心的安定也對世界的安定有所助益嗎? …

旅行

《在土耳其觸摸Oludeniz天空: 滑翔傘體驗》

來到Fethiye這海灣小鎮,熱情的陽光將這土耳其西南海岸的沙灘與海照得波光粼粼、閃閃發亮。來Fethiye的重頭戲是體驗滑翔傘活動(paragliding)。 旅行社的櫃檯大姊帶著濃濃的英國腔。在旅行社訂好行程,我順道問了英國大姊怎麼在這工作居住了呢?「我喜歡這裡的陽光跟人們的溫暖,你知道,英國很欠缺這些東西」(笑),後來才發現Fethiye的確是許多英國人海外定居首選之一,除了以上原因,還有相對便宜的物價。 從青年旅館的餐廳俯瞰Fethiye一隅 旅行社的接駁小巴到我住的青年旅館接送,車上除了其它遊客還有教練,在車上就會分配跟哪位教練一起飛翔,確認之後教練便開始熱情地與分配到的遊客聊天,打破沉默。一方面也是希望遊客有好印象,飛行後的照片影片也是教練的額外收入。 巴士一路攀升到Babadag Mountain,花了近1小時的時間,要從這裡往前奔向前方一片藍天與大海翱翔,高度是1,960米。乘著風一路飛翔,觸摸Oludeniz的天空、欣賞眼前一片藍天碧海的愛琴海風情,美到一時無語。 好,那就開始看一系列的天空美照吧! 🙂 整段飛行時間覺得滿長的,肯定超過半小時,與之前在臺灣北海岸金山paragliding 僅僅5分鐘的經驗相比,已經感到很過癮了!Fethiye有種魔力,讓人將土耳其西南岸的一片壯麗景色印在腦海,編織成夏日青春洋溢的綺麗回憶。 …

旅行 靜心/ 呼吸法/省思

《關於whirling meditation: 內觀體驗 》

Vipassana意思是「內觀」,但究竟要向內觀察什麼呢?想必許多初學者丈二金剛摸不著要領。是要感覺自己的身體感受(比如熱感、哪裡不舒服等顯而易見的身體感受);還是陷入思緒裡分析各種情緒背後的原因(這樣做導致思緒接連出現、真是想不完啊😅);還是坐在那裡‘度估’(睡著或放空)呢? 在OSHO International Meditation Center裡,覺得自己深刻體會到何謂「內觀」的精神。有個session 名為「Whirling Meditation 」,直譯是「旋轉靜心」,也就是耳熟能詳的蘇菲托缽僧旋轉舞。這堂為時一小時的靜心課程,大部分的時間便是不斷地、無止境地自轉著(所以事前要空腹較妥),一開始會有5分鐘的要領提醒,接著參與者便自己練習整個過程。 其實剛開始是有點害怕的,怕會吐、怕跌倒。我看著左斜前方的一位日本男人、個子瘦小,卻十分上手與投入,幾乎沒有停止、隨著時間轉速越來越快,幾近一種瘋狂的程度。我心想,有個人活生生的在面前示範著,自己也別糾結害怕、就試試看吧。從踉踉蹌蹌,到維持了數十秒、到兩三分鐘、五分鐘,慢慢地在這過程中我經驗到什麼是「內觀」。 周圍隨著轉速盡是模糊的人影、像是颱風掃過的狂亂影像,但我如果不將視線用力盯緊、並用腳步維持著中心,旋轉可以成功地持續,我的身體支柱像是颱風眼一般地寧靜無波。周遭吵雜,但卻覺得內心特別寧靜。 …

旅行

《Salam! 在Chefchaouen與摩洛哥人吃開齋餐》

一下公車、抵達舍夫沙萬這個小鎮,我便知道自己喜歡這裡。雖是觀光景點,但沒有人潮擁擠感、也沒什麼當地人趨前攀談(通常是為了提供服務賺取小費)。放眼望去,是一片深淺不一的藍,好像置身童話世界 (說是非洲的聖托里尼也不為過)。陽光灑滿這小鎮的巷弄,映照出的藍是暖暖的顏色,空氣裡有陽光的味道,散發著悠閒的步調。 接下來請慢慢欣賞藍色小鎮街景吧! 😃 喜歡這種寧靜又溫暖的氛圍 這間手工肥皂店我很喜歡 這可是拿來當牙籤用的喔 到處都有貓 陽光的味道 我喜歡這個城市不只是美景,這裡的人們也明顯比摩洛哥其他觀光城市友善、好心太多! …

旅行

《如果你想在Chefchaouen藍色小鎮待上幾天…》

「抱歉、抱歉,真的是我們忘記了,不然計程車資多少? 我這裡補給妳。」櫃台小妞拉出櫃台抽屜,急忙地找著錢,因為民宿忘記在約定好的時間去公車站載我了,從Fez(菲斯)一路搭乘,需要4個小時,而我的手機,也在公車上因熟睡而被摸走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 😢)。我先稱呼她是K好了,因為我忘了她的名字,只記得她從韓國(Korean)來,暫時落腳在這湛藍的小鎮,打算待上3個月的打工換宿,之後再到法國學習一年的攝影。 大廳一隅 「我很喜歡這個小鎮,以前我來到這裡就深深喜歡上了。這裡的人親切、而且到處有好吃的美食餐廳。」K眼睛發亮著、熱忱地分享鎮上的美食餐廳供我參考,漸漸地、我喜歡這個女孩,我覺得勇於活出自己人生的人都在發著光,亮亮的光。 K也不怕被老闆罵,堅持退給我車錢,後來才發現原來老闆阿里是個超級nice的大哥哥(現在應該是叔叔了),我在check-in 後準備出門時遇見阿里的,阿里人瘦瘦高高、表現得客氣而有禮,閒聊之餘他跟我說:「正巧我的未婚妻來自臺灣,她也像妳一樣,一個人四處旅行。」可惜沒遇見那位臺灣女孩,阿里說她的旅程還沒結束,「我想等著她完成,再幾個月吧,因為那是她真心想做的事。」阿里幽幽地說,眼神望著遠處、沒有焦點的樣子。我無從考究後續,不過當下聽了不禁感到一絲感動。而之所以覺得阿里人好,是因為知道我要換錢,他願意給我更好的匯率,最後的協議是,我必須再找他幾百元的迪拉姆(MAD,摩洛哥幣值),眼見我手上沒有多餘的迪拉姆給他,阿里說「沒關係,妳出去逛街找開後再給我也不遲。」但後來我一直沒遇見阿里,心裡竟也忘記這件事,直到離開了這小鎮才猛然想起還欠著阿里錢。後來我寫信告知這件事,阿里說,沒關係、就不用了吧。阿里沒有那隨著觀光業興盛而來的市儈感,或許這整個小鎮都不太有,而的確我也感受不到有。 這間民宿處處有著可愛的裝飾,不禁少女心大噴發,滿喜歡這種安靜卻活潑的氛圍,一點也不衝突。陽光從窗戶篩進來,散發著這小鎮歡迎著旅人的溫暖。話不多說,來瞧瞧這間民宿的可愛佈置吧! 牆上掛著令人會心一笑的小牌子 溫馨的大廳接待處 …

旅行

【入埃及․Bahariya Oasis 黑白沙漠遇見小狐狸】

凝望繁星點點、在星空下入眠的願望終於在黑白沙漠(black and white desert)實現了!來一趟desert safari是心中一直想體驗的事,2012年第一次在印度當背包客時未能實現,沒關係,在埃及也有大片沙漠等著。 從開羅的turgoman公車總站搭著幾近解體的破車(真的很破! 很怕開到一半輪胎飛走…) 我的車票還是付了額外金錢「賄賂」車掌先生才擠進一個位子的。這要說到剛開始幾天我在埃及遇到的無良導遊,當時他拍胸脯保證「明天你要去沙漠,沒問題 ! 車票我幫你搞定。」結果到了公車總站,才發現票根本賣光了,據導遊這麼跟我說,當天也沒有其他班次的公車了。一陣忙亂後我才發現,原來無良導遊讓我拿了多不知多少倍的車錢,「請求」車掌先生給我一個位子,而這位子原本的乘客…結果是坐在走道上,就跟著我們一路顛簸地晃啊晃,不知道這多出來的錢有沒有補償一些給他了,看著他心裏著實有些愧疚。還好,導遊只楷了車錢這部分,接下來靠自己,不請他當導遊了。 …

旅行 東方舞

【入埃及記․ 沙漠漫舞】

「恩,Warda*,妳知道嗎? 重點在…人生在於找到那個平衡點。」在聽完我的苦惱後,Hosny如此認真的說著,帶著篤定的語氣,他的行止步調帶著悠閒與隨興。 Hosny是我在埃及一個人旅行時,倒數第2天在街上遇到的導遊。遇見他之前,我的心情已被埃及現實中的混亂與種種不順遂弄得只想趕快離開這個國家。那時候我在一間餐廳裡點餐,看著我的遲疑,Hosny在旁主動攀談,一開始我充滿著警戒,心裡想著:「你就像其他人一樣」的那種想揮之而去、離他遠遠之感,但隨著他鍥而不捨的熱忱攀談與幫忙,漸漸地我願意聽聽他的分享,後來我們走在埃及大街小巷,還遇見了半路上舉辦的婚禮,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好不熱鬧,Hosny直接引領我進去就座,體驗一下庶民婚禮的樣貌。男人與女人分別在台上跳舞,男人拿著棍子,很傳統的Tahtib,也在東方舞Saidi風格中運用到這個元素。而新娘子全身包緊緊的,隔在舞台另外一區、不容易被看見,也沒有肚皮舞孃現場助興,可見是個相對保守許多的家庭。我滿喜歡這種草根味,沒有商業氣息、而充滿在地文化的風格。 在埃及遇見婚禮 話題回到最初,關於Hosny,他的生活如同大部分的埃及人,其實沒有什麼值得稱羨之處,老實說,他們窮得讓你甚至覺得有點可憐,但為什麼他還有能量給予我安慰呢? 我發現是背後文化的mindset不一樣,即使外在物質環境不怎麼好,但…還是願意去找生活中的喜樂,「如果老天給你一顆檸檬,就做成一杯檸檬汁吧! 」我是這麼感受到的。 「Inshallah!」他們老是如此說著,意思是「如果阿拉允許的話。」「期待下次我們再見~」,對方回:「Inshallah」「我必須20分鐘後到目的地」我跟計程車司機說。對方也回:「Inshallah」 到底為什麼事事Inshallah,好像只能一切萬物聽天由命似的,交由神的旨意。後來我才發覺,他們這種「隨遇而安」的心態能讓日子輕鬆點去過,苦中作樂。雖然大多時候我西方化的「效率腦」覺得他們的隨興讓我抓狂不已,不過,如果我多一點時間融入那裏的生活與文化,少了時間上的壓力,或許我也能鬆綁自己事事焦急、要有效率的心情。 最後一天應著我的願望,Hosny帶我到金字塔附近的沙漠拍一系列肚皮舞孃沙龍照,算是為此行畫下美好的句點。(原本想去金字塔區拍攝,但Hosny說6月因為有一個Russian …

旅行 靜心/ 呼吸法/省思

【我在旅途,省思愛】

她看著我,一邊吃飯一邊幽幽地說:「我前不久離婚了。我前夫決定和一個小他20幾歲的女人在一起,那個女人看起來就像是年輕時候的我,我們長得很像…。」當下一時語塞,我清楚「加油」兩個字並不適合安慰她,或許她要的也不是安慰,而是傾聽與陪伴,即使來自陌生人。很奇妙,有時有些話在陌生人面前能坦然、揭露許多心事。在獨旅的過程中,碰到不少旅人如此,有時自己也會這樣。 她看上去50幾歲了,忘了她的名子,我們的相識僅止於那一頓飯。傍晚走在Cappadocia (土耳其著名觀光景點) 石階上晃蕩,看上一間順眼的餐廳便信步走去,服務生幫我安排併桌,我並不排斥,在旅途中併桌用餐常常能認識新朋友,開啟各式各樣的話題。 來自歐洲的她與我文化背景迥異,但感情問題好像是跨文化般地蔓延。記不得她的名子與國籍,但記得她那張憂憂戚戚的神情。她說著她的故事,「消逝的青春」似乎是她感情問題的罪魁禍首。 愛是一個很深的議題,分離有各式樣的理由與原因,可以膚淺(如消逝的青春)、也可以深層(如失去連結)、也可以兩者皆俱。我們充滿著期帶與盼望走進社會定義的愛裡,卻在依賴、依戀、掌控裡傷痕累累。這個時代應該教導人們如何好好地愛與回歸自己,而不是知識與價值觀的暴力填塞。 前些日子去泰國進修,課程帶領者在一堂講課裡探討「愛」,她要學員集思廣益: 什麼特質被歸於「love」與「non-love」,大家舉了很多例子: attachment(依戀)、co-dependence(互相依賴)、jealousy(嫉妒)、obsession(迷戀)、inertia(習慣)、compromising(妥協)、compatibility(匹配性)、fear(恐懼)、lust(慾望)、power play(權力遊戲)、spoiling(寵愛)等不一而足。然後再逐一檢視這些「特質」是否真能跟「愛」掛上鉤,當更深一層去看對這些特質的索求時,便能發現這些「要求」其實跟「愛」沒有關係,或是兩者其實是不同面向的議題,卻容易跟「愛」連結一起,導致我們深陷痛苦。舉例來說,有人容易在關係裡玩測試對方的遊戲,要看到對方昇起「嫉妒」、「掌控」才會覺得對方是真正愛、在乎另一伴。但「嫉妒」、「掌控」等同於「愛」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