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1 - 10 of 16 RESULTS
動中覺察 舞動靜心

「內在能量舞動靜心」(實體課)

ॐ前言: 在這裡不上體育課、也不上舞蹈課,而是來上一門安心成為自己的靜心課,途徑是透過讓你的身體自由表達,依其內在的能量流轉而自發性的舞動。 跳舞本身是一種身體療法,在投入的過程中人腦會產生內啡肽,讓我們感到心裡的輕盈與快樂,對身體、思想和精神具有整體放鬆和鼓舞的效果。然而,這並非要去學習精練一門技藝、成為專業舞者才能體會到這份感覺,也因此這門課也不在動作的跟練,而是透過探索空間、身體和情感,創造性地嘗試自身身體舞動語言、也能與他人不經意相遇之中共創一小段合作共舞,在過程中表達自己內在的真實 (因為身體比頭腦誠實)、釋放長期累積的情緒。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找到快樂的4個日常練習》-從舞動經驗中的真實體悟

 「追求幸福/快樂如同追逐一隻美麗的蝴蝶,你越是追逐牠,牠就飛離你越遠。然而,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更寬廣的周遭環境,反而有機會牠會輕柔地飛落停在你肩上。」— Henry David Thoreau (美國作家與哲學家1817-1862)   在生活中,我們是否將自己活成了一隻兔子,不斷追趕著掛在眼前的紅蘿蔔(人生目標)? 不斷地跑、不斷地追,以求終有一天我們獲得快樂、財富與自由。但這樣的過程中我們是否侷限了自己?以為「只有這樣的成就解鎖才是圓滿的人生」,那如果…你沒有達成最終目標,你怎麼定義自己跟生活呢? 不難想像存有許多批判、自我懷疑、沮喪、甚至憂鬱的情緒湧現。事實上,為了幸福,我們必須擁抱生活提供的一切,包括令人不快的一面,這是我在舞動中學到的事。 (「自由舞動」是呈現真實當下感受的情緒展現) …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找回完整的自己–5個自我整合的方法

  在對自己的認知過程中,有些自我欣賞、也含有部分感到自我厭惡,舉例來說,你可能對存在你身體內基本的能量,諸如你的動物性、性能量、情緒面、身體等有著許多限制性信念與禁忌,「我這麼愛生氣真不應該」、「我是不是性冷感」、「愛大吃特吃的自己好像豬!」等等這些話來自我攻擊、自我厭惡。 美國當代個人成長心理學及意識研究的巨擘肯恩‧威爾伯(Ken Wilber)指出,人類的意識成長必須包含接納最基本的能量,諸如那些動物性、性能量、情緒面、身體等等,帶著這些所有的底層能量往上成長。如果沒有擁抱與接納這些最底層的自己,會造成病痛與心理的變態,也就是說,若要進展到意識成長的下一個階段,就必須來到整合底層自己。而如果你沒有辦法接納底層的自己,你也沒有辦法抵達高層次的自己。   那要如何做到接納那底層的自己呢? 這也就是意味著,當你對底層的自己懷有有負面情緒時,請停下來聆聽自己的念頭、情緒、與身體,當你允許透過體內的感覺,就是讓生命力自然的流動,不阻礙它、就是在愛你自己,並且把愛帶到生命裏的各角落。 因此在這裡提供你可以練習自我整合的提點: 一、方法: 1. …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釋放內在情緒,重新找回自在且有力量的自己—關於舞動靜心

 前言 現在人來到一個身體與心靈極為分離的時代,這意味著:我們在有情緒的當下常否認自己的情緒,以為「否認」就是「沒這回事」、或「我很好」,但否認並不會讓情緒消失,而是埋藏進入我們的細胞記憶裡,讓我們的身體逐漸感到僵硬、甚至是疼痛,因此我們逐漸發覺有許多人活在亞健康的狀態—查不出病因的頭痛、痠痛、疲憊等等,除了跟生活作息飲食有關係,有一部分更是因為我們沒有好好消化自身的情緒,而讓這樣的情緒遺留在體內成為毒素。 為提升身心健康,請你開始練習覺察,當情緒出現時去覺察它、釋放它,讓情緒流動,便沒有積累的毒留在體內。而舞蹈靜心,是一種透過律動來釋放身體壓力的方法,也是透過身體連接到心靈的橋樑,當你願意以一顆放鬆的心練習、久而久之便能感受那份自然流動、進一步獲得內在的自在與心安。 自身的體會經驗 舞動的確能大大地釋放情緒。影片中那個當時的自己,記得是第一次進行心理諮商後結束的午后,因為重度情傷而走不出陰霾的情緒,這是我第一堂的諮商課,無奈心情情況並無好轉,反而更為低落(關於諮商,或許之後再撰文另敘)。因為是第一堂,諮商師花費整個諮商時間聆聽我的故事,藉以了解我這個人以及我的故事脈絡,卻沒有足夠時間讓諮商師有餘裕給予更多的支持,當時的我感覺是…自己心裡破了個大洞,自己無力修補、而諮商師也無力修補。幾乎是以一種近乎絕望的心情,我覺得自己無處可去。 無法抱著這樣的低落接續著工作,我請了假來到了海邊,沿著沙灘走著、不知道目的在哪裡,無助的感覺感到沒人能懂。沿路有很多對新人拍著婚紗照,對比起來格外的諷刺,他們的甜蜜、我的悲苦,對比之下似乎是活在平行時空,我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裡、便是漫無目的地走著,讓海浪沖刷著腳趾,再繼續往前走直到海水觸及膝蓋的高度,當時心裡想著..如果一直往前走著…似乎也不會怎樣,海水很冷、可是心裡更冷,一直走著也沒關係吧。 正當如是想,猛然聽到有人喊住我的名字,轉頭一見、是位久久未見的印度友人Vinod,也不知道怎麼突如其然的在這裡不期而遇,「妳在做什麼呢? 我們來走走吧!」他說道,看著我眼中透著悲傷,他給出了這份邀請,而我接下了。回想起這段,我帶著感恩的心,謝謝當時在海邊的散步陪伴、並給予我祝福。與Vinod散步結束後,我跟他說,我想自己一個人繼續走走,他確認我的眼神、放心地跟我輕輕道別。這時天色已漸暗,我佇足、盯著眼前那片逐漸黝黑的汪洋,張著手、我感覺到微風;閉著眼、我聞到海洋的味道;將腳趾陷在沙裡、海浪間歇不止地拍打;不知不覺、手指開始移動,頸部跟著放鬆、身體開始跟著移動、有了其自身的身體語言。 逐漸地、在移動之間、在呼吸吐納之間,逐漸鬆綁那顆只看見自己身上悲傷的緊繃心情。透過身體律動的方式,將糾結難解的鬱鬱心情逐漸從身體流出、從腳底送出、回歸大地、讓微風帶走,後來,腦袋再也不是充滿各種心痛難解的念頭,轉為進入無念(no- mind)的狀態。 …

舞動靜心

《舞動靜心課程學員回饋》

#「其實原先我是不喜歡自己身上的女性特質的,不喜歡看起來柔弱。在今天的舞動練習裡,一開始我的身體覺得有點僵硬、肢體老是不協調的感覺,過了幾分鐘,我卻慢慢地在音樂找到身體與之對應的流動方式,覺得很舒服、自在,我覺得…女性特質好像沒讓我感到那麼討厭了。相反的,有點喜歡這種感覺。」–臺北,蕭小姐,19歲。 #「很熱心帶活動也很親切,活動很活潑,玩得很開心,謝謝你。」–臺北,L先生,33歲。 #「老師很會帶氣氛,讓大家進入一個放鬆又是運動的狀態(大心),棒棒~」臺北,M小姐,31歲。 #「參加Shanti的課程是一次有趣又特別的體驗,透過芳療、梵唱、身體律動,身心靈彷彿階提升至另一個更自在的境界,非常推薦嘗試。」–臺北,D先生,49歲。 #「謝謝美女老師的引導,收穫滿滿。」–臺北,R小姐,22歲。 #「結合呼吸、瑜珈、精油、律動、梵唱,很特別的體驗~~~環境很舒服,氛圍也很棒!!」臺北,N小姐,37歲。 # 「滿特別的體驗,唱歌與跳舞部分有將自己抽離到另一境界的感覺。」臺北,高先生,38歲。 # 「感覺有溢出來的溫暖力量。」臺北,K小姐,35歲。 …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由動入靜,由身連心》

身體蘊涵生命力、也蘊藏了各種情緒: 恐懼、喜悅、憤怒、壓抑、內疚、快樂、自責…等等。但情緒本身,無論被社會認定是「好的」「壞的」,本質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古人也曾經有智慧地提到這一點,范仲淹在《岳陽樓記》裡說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因外物的好壞和自己的得失而或喜或悲。在我們心裡的內在花園,有時風雨平靜、有時風和日麗、有時狂風暴雨,你的情緒就像是大自然各種氣候現象般地自然,這意思是: 接納所有、接納你所是的樣貌。 透過舞動、透過律動,身體會自然帶著你連結到內在各種還未釋放的情緒,也會自然地連結到內在本有的豐沛生命力。一次⼜一次地敞開⼼門而舞動時,才會發現⾃⼰早已俱足一切。 印度靈性先知OSHO極力讚揚舞蹈靜心,因為這特別適合現代的社會,如果一開始靜靜地打坐,我們可能腦袋中的想法已經飄到外太空去了! 「讓舞者消失,只讓舞留下」在你的動中經驗靜,讓你的身與心合而為一。 在一片美不勝收的草皮上自在舞蹈,腳底感覺泥土的溫軟,樹爺爺靜靜地一邊守護著,鳥兒自在的婉轉啾啾,在舞蹈中感覺不到自我(ego)作祟、感覺不到競爭與比較。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能量自然地流轉著,體會到自己與日月星辰沒有不同,也升起保護地球的心。 回到中心、回歸自然,虛假的外衣逐漸退去,才發現無論幾歲我們內在一直住著一個快樂的孩子,快樂的孩子不會有攻擊世界的心。心安,便能世界安。 ⚭體驗系列活動⚭更多影片分享⚭什麼是舞動靜心 …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建立與身體的連結–碰觸練習》

帶領公益工作坊的過程中,經常碰到學員表示: 「我不會跳舞、我四肢不協調、我有肢障…」等語,但其實、舞蹈的細胞就存在我們的血液裡,只是…因為過度文明與理性腦的生活模式下,我們逐漸忘記順著自己的本能去flow with the flow。 但為什麼我們要跟自己身體建立連結呢? 這有什麼益處? ⛦瑜珈經典裡面提及:「身體是心靈的廟宇。」 ⛦葛吉夫神聖舞蹈:「舞蹈不僅帶給人們美學與藝術上的體驗,也和心靈與奧祕的關係十分密切,它可以帶給舞者與觀看者更高一層的意識與覺察,讓舞蹈本身成為靜心。」 ⛦奧修: …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即興舞動的感知覺受》

年節期間進行了一小段一個人的旅行,在僻靜期間,做做那些能幫助自我沉澱、享受當下時刻的事,比如: 睡醒了就做瑜珈、餓了就做蔬食料理、想動了就跳舞、想練心就寫寫書法。在這個自在而不受限的空間裡,給了機會與自身親近,經驗與感受是如此美好,言詞實在難以具體形容。深感現代人實在也必須給自己一小段的時間空間,重新找回自身的光✨✨✨。 前幾天,在個人臉書PO了這一小段影片,一小段記錄自己自由舞動的時刻,雖然動作皆是基本功的呈現、少了花俏與華麗,但過程卻讓自己非常開心,也意外地得到許多朋友回饋,我覺得重點不是在於「如何去抓取別人的注意力」,而在於「讓內在能量自然流動」的感染力🙂。 長版影片紀錄這裡看: 前陣子讀了《Powerful and Feminine》這本書,作者Rachael Jayne Groover提到幾段文字與自己的感觸十分契合,與大家分享: 🌾The …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內在能量之舞/舞動靜心之大哉問:Q&A】

★ Q:我不會跳舞怎麼辦? A: 許多學員在嘗試之前會面臨一個疑惑,經常事先探詢「我沒學過舞蹈也可以跳嗎?」「我有肢體障礙…」「我不知道要怎麼動…」。內在能量舞蹈並非在健身房或各式舞蹈教室所教授的舞蹈課,這種舞蹈無法被傳統定義,而是關於探索自己身體律動能量的練習,當與自己身體越來越熟悉,便能逐漸感覺內在一股能量之流帶領自己去探索周圍、除去自我的過程。因此內在能量之舞不是技巧或舞步的制式教授,在這當中無關技巧與對錯,不用帶著批判自己的眼光,而是透過信任自身屬於自發性的能量之流、去表達身體,在這樣的過程中,練習的是讓「自我」與「舞者」消失,因而能有享受「此時此刻」、「當下」的美好經驗,並進一步了解自己,引領自己進入內在旅程的一扇門。 ★  Q:為什麼Shanti想推廣「舞動靜心」呢?A: 這要從我的個人經驗說起,這個故事詳見→【那個轉變我的A-Ha魔幻時刻】從這次事件,讓我逐步從身心靈一步步探索下去,並選擇讓自己走在心悅與寧靜的路上。我了解為了達到身心靈的合一,必須練習將向外求的眼光逐漸回歸自己,如果要學會舞蹈相關技巧你需要透過模仿與不斷精進練習,但「舞動靜心」用意不在試圖證明自己、成就自我、打敗他人,而是去發覺自己的律動能量,放心地將自己交託在這場域,去經驗到逐漸「靠近自己」、「成為自己」的過程,去成為那份全然、寧靜、與本質。「舞動靜心」簡單來說,是一份提出「認識自己」的邀請函。更多請見→【核心理念與願景】 ★ Q:跳「內在能量舞蹈」或「舞動靜心」有什麼作用? A: 這是一步一步走向「自我接納」的過程,允許自己去律動,即使動作不優雅、美麗或技壓群倫,但這是一場探索自己身體的良好契機,藉由練習與身體對話(TALKING TO …

東方舞 舞動靜心 靜心/ 呼吸法/省思

【那個轉變我的A-Ha魔幻時刻—由外在收攝回內在的轉捩點】

人生中有時出現「Ah-Ha」的時刻,突然領悟了什麼,或許也能稱之為「轉捩點」。關於跳舞,我對舞蹈的態度有了全新的「Ah-Ha」是發生在2015年於紐約的演出。 事情是這樣的。 自己非常喜愛東方舞傳遞的女性能量,擷取它優雅、自由、奔放的一面,這種舞蹈完全抓住我的心,因此趁著留學紐約期間,抽空參加了著名的東方舞學校BellyQueen的師資培訓班,內容涵蓋解剖學、歷史文化、價值觀、與面對舞蹈反映人生的心態,當然還有技巧的訓練組合,最後我們要一一上台帶領其他學員做技巧動作(依照抽籤中的內容,這是術科考試);也要通過筆試(及格80分以上)才能確認通過(很幸運地我也順利考過了!)這一系列的內容給我許多內心的衝擊與新想法,因為過往在台灣我學到的是「你這技巧要怎樣做」「微笑微笑!」「氣勢呢?」等等非常注重表演呈現的訓練,當然啦,舞蹈是一種表演藝術,要求外在的「技巧、表情」當然無可厚非。只是紐約的這場訓練,更讓我體會舞蹈背後的態度,個人認為十分難能可貴,幸運地我接受這場全新的觀念洗滌。 在培訓班的最後一晚,主辦邀請部分學員上台演出,地點在曼哈頓東村的一間餐廳。這事前發生了一個小插曲,當時唸書期間有個班上男同學非常討厭,實在是不勝其擾,不知道他怎麼得知我要演出的資訊,不斷傳訊息來說他要來看,我內心感受很不舒服,跟主辦方說明這情況,如果我看到台下觀眾有這個人我會馬上走下台不跳、或者避免讓其他觀眾覺得錯愕我乾脆不要演出好了。結果同學一一圍上來你一句我一句的想了個好法子「我們請收票的入場人員問問來者的名字,如果是你說的那位,我們可以拒絕讓他入場,這樣好嗎?」非常好啊,完全解除了我的擔憂。因此就這麼上台了。 我選了一首好幾年前在台灣比賽的曲目(當時得到團體第三名成績),心想:這是我最熟悉的音樂了!永遠忘不了當初準備比賽時候,老師魔鬼般的訓練:「笑容呢?給我笑!」(因此後來有些同學戲稱走入fusion style 是因為不用勉強自己笑;不過我後來想,其實「裝酷」也是在埋葬真實的自己啊,除非你真實本性就是酷酷的。)還有團舞跟個人舞很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動作timing要整齊劃一,那時候為準備比賽,充滿熱情,不斷練同樣動作、精雕細琢、調整舞伴彼此的默契,也是一項體驗,只是當時也心裡出現小小的聲音:「我真的是在開心的跳舞嗎?」事隔幾年發現不是,當時充滿活力的練習只是為了去滿足「自我」而已(為了得名、為了告訴大家「我很厲害」啊),舞蹈的初衷好像被忘在哪個資料夾裡暫時找不到的感覺。 好了,我挑了這首以前天天聽到膩的歌曲,但是實際上動作我只依稀記得1/3,所以大部分的時候….其實在自由即興演出,對當時長期受舞碼訓練的自己…忘了舞碼動作可是會容易發生心慌意亂的情況,但這是一首如此熟悉的音樂….我放心的把自己交託在這場域,然後身體就有著超越頭腦的語言呈現了。 這場演出是我的「Ah-Ha」時刻,深刻體驗到跳舞的快樂、與觀眾的情緒交流(氣氛是活的,好似每個人其實都在參與演出一般),下台後好多人給我擁抱與讚美,我知道動作不夠完美(往後每過一段時間回顧影片我都臉紅心跳的,覺得「啊…技巧現在肯定可以更好了」)、但原來我不用透過「批判自己的不完美」、或者「凡事要完美」的心態我就能輕易地體驗真實的快樂:在舞蹈時,我(舞者)消失了,沒有時間性,只有現在、下一個現在、與永遠的現在!腦袋裡不會一直搜尋「等一下動作是什麼」的忙碌,丟掉頭腦、我實際體驗「當下」為何,只剩音符、觀眾的給出的能量、與一連串的自然流動。 下台後其實也記不得剛在台上跳了些什麼,只記得自己很開心很開心。這種開心可以傳染、因此烙印在我心裡是如此美的回憶。也是因為這次的經驗,讓我初次嚐到將向外求掌聲與認可的渴望逐漸收攝回自身,漸漸地透過舞蹈,我慢慢歸於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