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阿拉伯字『raqasa』(女舞者)也含有妓女的意味。」一位中東的朋友曾如此對我說著。


在中東這相對保守、有許多禁忌的社會,女人露出四肢的肌膚已不甚端莊,何況穿著布料更少的舞衣在眾人面前表演。原本這種舞蹈廣於流傳在較為隱密的家庭聚會裡,是親友間在閨閣(haram)裡聚會的餘興活動 (註: haram 是中東婦女傳統家庭的一部分,也指依靠同一個族長生活的女性群體),而舞蹈服裝就是生活日常穿的長袍,不同與今日的裸露與炫麗。然而,曾有為數不少的女舞者為了謀生,也趁此賣身的例子也存在過,無怪乎中東地區的國家將東方舞(俗稱肚皮舞)貶為「不入流」的市井藝術。

沒有這種文化歷史淵源的其他國家,例如歐美、亞洲等地,東方舞大放異彩,並由於1960年代在美國Hollywood電影吹捧下從西方紅回中東地區,而今日舞蹈服裝的樣式亦濫觴於此,並加入許多為了大型舞臺效果而發展的大幅度動作(例如加入芭蕾、融合fusion等等)及道具(如金翅)。逐漸地,因為東方舞那蘊含的細膩情感與舞動而深受許多女性喜愛,東方舞逐漸搬上大舞台,成為一項真正的藝術。

   
                                            (註: 匈牙利籍舞者Mercedes Nieto,很喜歡看她的舞蹈、跟她學習)


與Mercedes Nieto學舞的紀錄



特別喜愛東方舞,不僅是因這種舞蹈富含女性特質(溫柔、優雅、或淘氣等等的feminine power),更能展現女性奔放與自由的一面。自己從中的體會是: 舞蹈是一個工具,透過它、讓人向內探索、並擁有向外自我表達的自由。

透過舞蹈,能將生活變成詩。
而自由,不來自對抗,而來自臣服—臣服於我們原本所是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