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幸福/快樂如同追逐一隻美麗的蝴蝶,你越是追逐牠,牠就飛離你越遠。然而,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更寬廣的周遭環境,反而有機會牠會輕柔地飛落停在你肩上。」— Henry David Thoreau (美國作家與哲學家1817-1862)

 

在生活中,我們是否將自己活成了一隻兔子,不斷追趕著掛在眼前的紅蘿蔔(人生目標)? 不斷地跑、不斷地追,以求終有一天我們獲得快樂、財富與自由。但這樣的過程中我們是否侷限了自己?以為「只有這樣的成就解鎖才是圓滿的人生」,那如果你沒有達成最終目標,你怎麼定義自己跟生活呢? 不難想像存有許多批判、自我懷疑、沮喪、甚至憂鬱的情緒湧現。事實上,為了幸福,我們必須擁抱生活提供的一切,包括令人不快的一面,這是我在舞動中學到的事。

(「自由舞動」是呈現真實當下感受的情緒展現)

 

在我習舞的過程中,很榮幸曾有很棒的老師引導,在過程中十分享受舞蹈帶來的滿足、與作為自我表達的出口。而我越深入挖掘舞蹈的深層層次(透過個人實踐、表演、自由書寫、自由舞蹈、教學等等),我越是理解到:成為一名出色的舞者和一個幸福的人並不意味著需要一直把微笑掛在臉上,在我不開心的時候假裝感到快樂,或者戴上面具來掩飾我當前的感受。一位真正的舞者知道:悲傷與快樂一樣真實、一樣感動與渲染人心;一位真正的舞者也知道: 生命含攝生命與死亡、微笑與眼淚、快樂與悲傷、希望與絕望、光明與黑暗。生命本身,是一連串的起伏跌宕

如同前段所提到的,在剛開始習舞的過程中,我經常被提醒「要時刻保持微笑」,假裝一切都很好,即使真的當下感受不好,也要假裝「我很好」,如果我的心情不愉快,不需要去承認當下的感覺。這些所謂的「不快樂、陰影或陰暗面」,在人類社會中普遍不被鼓勵呈現,因為你心想:「有誰要看一臉悲傷的舞者啊? 誰想要看絕望、恐懼、脆弱? 誰想看到真實的我?」但在後面幾年的實作過程中(表演、教學、自我省思),我逐漸體會到: 觀眾覺得一個誠實、展演脆弱、一個具有人性的舞者是有感染力的,沒錯,呈現各種面貌的自己擁有巨大的感染力。你的悲傷、你的沮喪、你的遺憾,也映照著其他不同個體的心底相似觸動。

 

假如你自己「假裝」的次數越多,你就跟自身的本質(以及生活本身)的距離就越遙遠;意味著,你越是去抵制黑暗面,這些黑暗面就越是掌控你,在舞蹈中、在生活中,都是一樣的練習去給予自己多一點接納、彈性,允許自己可以展現光明與黑暗、微笑與悲傷,會讓你在舞蹈中更為真實地展演,也一併訓練自己在生活中對自己誠實,因為當我們內在潛意識與表意識和諧一致時,我們才會由衷地感到幸福、滿足、與快樂

 

接下來,我列出4項「行動清單」供你在日常生活中練習成為真實與獲得幸福/快樂:

  • 建立你的每日感謝清單: 在你的「感恩日記」中,寫下幸運、開心的事,也要寫下包含「負面感受和經驗」的事件,進一步寫下從中學到的教訓與培養對生命更深的洞察力,生命的厚度由此而生!
  • 認知到幸福是關於「完整」的概念: 社會極力簇擁著成功、光鮮亮麗的一面,但那些所謂社會定義的失敗、消極、沮喪也必須被納入與承認、成為我們個人生命經驗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意識到它所帶來的學習與教訓為何。當你想哭的時候就哭、當你大喊大叫時就去做(不過如過你在公眾場合,先忍耐一下,到一個只有自己而不影響其他人的空間釋放)、當您感到沮喪時,就讓自己沮喪一段時間;當您感到迷茫、絕望時,請接受這也是你人性的一部分,這些負面情緒、如同正向的情緒,都會過去。
  • 當你跳舞時(就像你生活時一樣),請真實悅納自己當下的感覺: 如果你難過,請允許自己呈現(無論是在你舞蹈展現中、還是在生活中);如果你的快樂滿溢,也請在舞蹈中、生活中展現那樣的美好能量,不隱藏、擁抱一切、與每個當下的自己共振、與生活中的每一片刻順流,久而久之,你會找到自己在這個世界舒服自在的位置不勉強、不壓抑、並時常感到幸福。
  • 重新定義幸福的概念問自己「快樂是不是指我必須一直感到快樂?這是否意指我永遠不可以讓自己感到疲倦、沮喪、失望和悲傷?這是否意味著我要努力排除生活所帶來的不愉快經歷,但我們有可能完全排除它們嗎?問自己:快樂意味著什麼?」

我們一起練習,成為幸福。

 

 

 

(本文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You may also like...